18luck新利: 749:将计就计,完善红卡

    “老师,既然你们在地星外还没有找寻到战争国主的踪迹,那么是否可以将这次事件当作突破口。

    如果这次事件是战争国主一手促成,这就等同于祂主动暴露出了弱点和线索,好过于我们漫无边际的寻找。

    而若这次事件只是太乙等人联合c92天坑的未知神祇造成,也可以趁这次机会将这帮旧国骨干一网打尽。

    虽然只要战争国主不死,旧国组织就一日不算灭亡。

    但身为光杆司令的祂想要制造更多事端,也得面临手中无强将的窘迫局面。”

    唐剑的意志与万令沟通道。

    “你分析得有道理,不过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如此难缠的新型邪神战士,还未收获什么战略成果,却就这么轻易暴露在我们面前。

    会不会可能是一个陷阱?

    战争国主并不是普通的天坑神祇,祂非常可能是陈雄飞修炼出的一个神道分身。

    以陈雄飞的狡猾阴险程度以及他对我们联邦的熟悉,有没有可能是故意制造出这次事件,引起我们的注意?”

    万令沉吟,“假设这是一个陷阱,那么你想想,他抛出这么多诱饵,目的是为了什么?

    是声东击西?还是调虎离山?”

    “说得也是。”唐剑一时沉默。

    他也想到过这一层,但却没万令说出来那么清晰直观。

    不过如今仔细一想。

    新型邪神战士神出鬼没,即使查清楚了这些战士可能是来自c92天坑。

    但他们究竟是怎么从c92天坑出来直接越过封锁区,来到其他人类城市,这至今都是一个谜。

    而这些邪神战士尽管实力强大,却又那么轻易就单单杀一些普通人暴露出危害后引人瞩目,却没有达到其他更有意义的战略目的,是不是太张扬且无聊了点儿。

    细细去想,很多事情都耐人寻味。

    没等唐剑深思,万令又道,“虽然这可能是一个陷阱,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完全无所作为。

    若这是个陷阱,我们也可以将计就计。”

    唐剑心中一动,“老师有什么想法?”

    万令道,“我们可以这样……然后这样……最后……”

    “妙啊!”

    唐剑眼神渐渐明亮。

    阴人,尤其是阴战争国主陈雄飞,他是绝对赞成并身先士卒的。

    …

    结束与万令的沟通后。

    唐剑当即就开始进入梦境。

    继续完善红卡梦境场景内的卡牌法则构架。

    依照君天的理论基础,对虚拟场景系列卡牌赋予模拟具现卡牌法则力量的特征,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从卡牌材质与卡牌的星品入手。

    只要卡牌材质和卡牌星品契合卡牌法则,就可以尝试融入卡牌法则在虚拟场景中加以具现化。

    而越是具备强烈法则特性的神级卡牌,就越是难以与其他卡牌法则相融。

    相反非神级卡牌,只被四**则星辰认证过。

    而四**则星辰所星辰的法则特性,又是最具有包容性的,这类具有构成虚拟场景的卡牌,相较而言更容易融入其他的卡牌法则。

    正是基于这种原理,剑帝君天才制作出了紫色7星级别的【百炼成神卡】。

    这张卡曾被剑帝君天寄予厚望。

    当初君天是想根据最初的设想,制作出橙色级别的半神卡。

    他也就能以此卡为杰作,称之为制卡神,拥有一张亲手制作出的半神级卡牌。

    但后来随着理念和操作的慢慢完善,君天也就渐渐清楚,【百炼成神卡】根本不可能被制作成为神卡。

    这张卡特殊的用途以及包容太多卡牌法则的特性,注定很难成半神卡。

    如果能成,那反倒可能并非仅仅只是半神级,也许将会被认定为神卡,与传闻中的【撒豆成兵·神卡】一般,可具现出储存在卡牌内的虚拟人物供以差遣。

    唐剑一边为红卡填充完善卡牌法则,一边心里思索,“我的红卡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所做的,当时摸起来就挺薄的,现在更是直接缩进了我的大脑里。

    以我现在的精神意志力量,连大脑中的细胞核都能锁定,颗颗分辨得很清楚,却竟还是找不到隐藏在脑袋中的红卡。

    而就是这么神秘厉害培养出了我这种绝世天骄的红卡,竟然又诡异地不存在任何的卡牌法则波动。

    甚至连四**则星辰的法则意志都不存在,仿佛从石头里蹦出的。

    也不知道这是否是某种特殊的天地自然孕育而生的卡牌,若说这是人为制造,很难想象啊......”

    实力到了唐剑现在的地步。

    他已经几乎是无欲无求了。

    女人,他有将来会成为卡神的孙老师,而且想要更多,也唾手可得。

    可惜他不是渣男,不会做不成熟的选择。

    金钱,他现在分分钟能拿出上百亿去买了全球所有的彩票,就为了圆一个以前不切实际的中头奖的梦想。

    可惜这样幼稚又天真的念头,他这种稳重的人已经不会再做了。

    现在他只想灭了战争国主,拯救世界做个传播正能量的救世主。

    只想治疗好自己的亲戚,然后和孙老师生个小剑剑出来。

    如果硬要说还有什么奢求,那就是调查清楚钻进脑子里的红卡到底是什么来历。

    不过这件事,目前仍旧没有太多头绪。

    而不存在法则波动的红卡,也为唐剑现在完善填充卡牌法则提供了便利。

    不具备任何卡牌法则特性的红卡,自然也就不会对任何卡牌法则构成冲突矛盾。

    用君天的原理来说,简直就是最完美的卡牌法则承载体,操作起来非常简单。

    ...

    此时。

    唐剑便在红卡梦境之中,不断具现添加自己曾接触过的卡牌法则,完善红卡梦境中的法则种类。

    这个过程非常顺利,但却很缓慢且较麻烦。

    耗时颇长。

    为红卡梦境添加卡牌法则的方式与要求,便是需要自身曾经接触过那些卡牌法则。

    并能通过记忆,完美呈现出当时接触的卡牌法则活动的痕迹。

    如此就能通过自身意志对红卡梦境的影响,将不同的卡牌法则融入红卡梦境之中,完善梦境内可具现的法则种类。

    这种方式和要求,对寻常人而言非常困难。

    但对于唐剑来说,却也仅仅只是麻烦而已。

    因为记忆完美呈现当时接触的卡牌法则的活动痕迹,常人难以完美做到。

    可唐剑就只需选择当时接触的时间段,通过梦境进入那个时间段,直接具现出来即可。

    例如他若是想添加异能光卡牌法则,就可以选择曾经明波在他面前催动卡牌法则的时间段。

    而后思维意识进入梦境中进入那个时间段。

    再通过梦境重新构造出的场景与模糊法则的联系,不断回忆当时明波催动异能光卡牌法则的种种异象和感官,令梦境中记录的模糊法则,不断加深,不断完善,也就可以完成一种卡牌法则的添加。

    这就像是放一部曾经看过的打了码的电影在你面前,让你勾起昔日的回忆。

    然后脑海中产生联想,恢复这部电影的详细剧情和画面罢了。

    当然这种添加,也会局限于当时所释放的卡牌法则强度。

    不可能接触的卡牌法则只是第一步阶段,却能具现添加出第三步阶段的卡牌法则,难以无中生有。

    而且这种具现添加,也受限于自身拥有极强的意志力量。

    因为每次具现添加,就等同于对抗一次释放卡牌法则之人的意志,没有强大的意志力量,也根本无法支撑完善添加法则的工作。

    唐剑的意志力量在如今所有的联邦卡神之中,都能排进前五。

    而要说承受力,足以承受任何一位卡神的意志攻势。

    因此完善红卡梦境内部卡牌法则的工作,他进行得颇为顺利。

    ...

    时间流逝。

    转瞬又是四天过去。

    严防重守的南疆却是风平浪静。

    四天前显露獠牙突然在南疆多个城市撕开一道道血淋淋伤口的邪神战士,仿佛觉察到了南疆防线的收紧,全都销声匿迹,不再现身。

    冰河新州。

    杨震分出的一道法则化身,也总算是等到了冰河卡神瓦西里抽出空闲,二人在一个天坑封锁区要塞中碰头。

    “瓦西里,你可真是大忙人啊。我等了四天才总算见到你。”杨震喝着茶语气调侃道。

    瓦西里是个络腮胡子蓝眼珠中年人,但整个人像是置身在另外一个空间般,给人一种格格不入的异样感。

    这是他感悟的空间卡牌法则所赋予的一种法则特性。

    使得他每时每刻都能处于异次元空间之中,很难被人占卜卦算、或是直接接触到,算是一种很厉害且实用的生存类法则特性。

    瓦西里哈哈大笑抽着雪茄道,“亲爱的杨,你也知道现在我们冰河状况有多糟糕。

    这些天我一直忙着给许多天坑加固空间封禁,到现在才算是忙得告一段落。

    不过接下来又得去你们古夏封禁一些天坑,正好你说得那个c92闭合天坑我也很感兴趣,就跟你一起去看看吧。

    对了,听说唐大人现在就在那边盯着这个c92天坑?’

    说到唐剑时,瓦西里不禁坐直了些身子,仿佛显示尊敬。

    杨震点点头,“唐大人让我来联系你,就是请你过去尝试能否强行打开那个天坑的空间通道,哪怕只能维持短暂的时间,对我们而言也意义重大。”

    瓦西里用力吸了口雪茄,肃然点头,“这件事既然唐大人这么重视,我肯定会全力以赴。

    走吧,现在就动身,去古夏就先处理这件事。”

    “你这家伙,我看要不是你知道唐大人在等着,估计四天都不会见我吧?”

    “怎么会?最多就再迟几天!谁让你的咖位没有唐大人大呢?哈哈哈~”

    “虽然这是实话,但这一点都不好笑。你们冰河男人都是直肠癌。”

    ...

    两天的时间,唐剑为红卡填充了8种卡牌法则,基本上都是曾经他接触过的那些卡神所使用的卡牌法则力量。

    其中最多的,自然还是联邦固有的八大成神法感悟出的异能卡牌法则。

    如此一来,他总共已经为红卡填充了17种卡牌法则,例如异能暗卡牌法则、异能光卡牌法则、时间卡牌法则、天龙音卡牌法则、力量卡牌法则、命运卡牌法则、虚之卡牌法则等等。

    “八大异能卡牌法则中,异能光、异能雷、异能暗、异能土等,几乎都是纳入的第二步卡牌法则,而其他例如天龙音、命运、虚、八卦等等卡牌法则,也都是第二步的。

    现在我的红卡梦境空间也算是完善起来了。

    因为全联邦一百多位卡神里,几乎九成都是运用的八大异能系列卡牌法则,而且几乎全都是感悟在第一步阶段。

    所以这些人所运用的力量,都已基本可以被红卡梦境具现复制出来。”

    想到这,唐剑心情不由放松而喜悦,“这就意味着,我现在又可以使用红卡梦境的附体功能,继续浪了。

    下次如果再遇见太子等旧国组织高层。

    我就完全可以附体在他们的身上,通过这样的附体方式,直接在梦境中寻找战争国主的线索。

    战争国主,你很快就将无所遁形了。”

    突然,他的意识感到外界似有人在呼唤。

    当即迅速退出了梦境世界。

    “唐大人,我已经请来了瓦西里卡神,我们现在就在要塞的小会客厅里。您现在有时间过来一趟吗?”

    杨震的声音通过意志传来。

    “瓦西里!”唐剑睁开眼露出了笑容,“好哇,瓦西里,整个联邦目前唯一一个感悟了空间卡牌法则的卡神。

    即使他目前感悟的法则力量只是第一步阶段,但也可以为我的红卡梦境中,继续填充一种非常难得少见的卡牌法则力量了。”

    唐剑道,“我马上来了。”

    为显示对瓦西里的重视,唐剑决定本体直接过去。

    他意志力量稍稍凝聚,顿时周围的时间流速都仿佛在高速运转的思维速度下边的缓慢起来。

    与此同时,一颗颗碳元素如电光火石般从地底钻出。

    在唐剑的意志下,与氧元素氢元素等一个个细微的原子迅速聚集在一起,组合构成一颗颗大的棉纤维分子。

    很快,一大片分子聚集在他的身上,在意志作用下紧密起结构,迅速就构成了一件类似黑色中山装般颇显沉稳而老练气质的衣物,覆盖了身体。

    这种制造衣物的过程,简直就像是一场无中生有的奇迹,对于普通人而言简直不能理解。

    但对于如今精神意志甚至超越了天坑中等神祇的唐剑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他的意志,已能对物质进行分子层面的操作,简单的物质变幻和组成,已不算是什么难事。

    就这样穿着简简单单一层中山装,唐剑来到小会议室,面见正等候着的杨震和瓦西里。

    “唐大人!”

    二人原本闲聊着,看到唐剑,都立即起身恭敬行礼。

    瓦西里甚至直接就熄灭了手中的雪茄,态度十分慎重尊敬,神色热切。

    冰河人尤为崇拜强者。

    对于唐剑这位顶尖卡神,瓦西里自然格外崇敬。

    唐剑客气道,“瓦西里,很高兴你愿意来这里帮助我们。c92天坑的空间通道就有劳你来尝试打开了,正好我也对空间卡牌方面的知识非常感兴趣,有时间你可以教教我。”

    “唐大人您太客气了,如果您对空间卡牌方面的知识感兴趣,我可以把我的一些心得都分享给您请您指导,就不要说教了。”

    瓦西里激动道,觉得唐剑这么客气令他非常有面子......
Back to Top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