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luck新利: 第3097章 让人狐疑的天堑峡

    这与他们想象中的景象完全不一样!去过锁龙渊的他们,之前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这峡谷下方的大致景象,以为这天堑峡下方与锁龙渊下方都是一样,是一片衰败而又处处透露着腐臭气息的沼泽之地。

    但眼前的景象,与锁龙渊下方的景象却是恰恰相反。

    一个生机勃勃,一个死气沉沉!“你确定这里是魔物的天堂?”

    看着眼前这美丽的景象,龙飞不由讶然的看向徐少棠。

    “应该……是吧?”

    徐少棠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可能,正是因为这里生机勃勃,这里才成了魔物的天堂吧?”

    徐少棠也被眼前的景象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此刻,连他的内心也不由开始怀疑,云中城这边关于天堑峡的传说到底是真是假。

    他们以前也从未有人来过这里,对这里所有的了解,都是一些道听途说的传闻而已。

    说话间,几人已经快速的落到了峡谷的底部。

    如果不是知晓他们确实就在这天堑峡中,也许,他们会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或者说,这天堑峡的下方,本来就自成一个世界,只是这个世界并不是封闭的。

    就像……天穹山脉!徐少棠不知道自己的脑海里为何突然会有这样的想法,但仔细想想,两者之间确实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只是,这天堑峡是魔物的地盘,而天穹山脉,却是妖族的地盘!天堑峡的下方绿树成荫,徐少棠放开神识,却并未在周围发现任何的魔物,只是有些小动物活动的踪迹。

    “怪了,怎么会这样?”

    徐少棠喃喃的自语着,越是没有发现魔物活动的踪迹,他心中越是觉得古怪。

    这天堑峡能成为横亘在月族和云中城之间的一道天然屏障,肯定是有其原因的,如果一点危险都没有,那这道屏障似乎就成为了可有可无的存在,月族之人岂不是可以随意进出云中城的地盘,去截杀那些外出猎取魔晶的圣人?

    “会不会是因为这里只是天堑峡的外围的缘故?”

    九尾明白徐少棠的意思,微微皱眉道:“也许,再深入一些,就能遇到一些魔物了。”

    “那就试试吧!”

    徐少棠甩甩脑海,抛开脑袋中的杂念,兀自嘟囔道:“我总觉得这个地方怪怪的。”

    带着满心的狐疑,几人快速的深入峡谷的深处。

    往前近十公里后,徐少棠终于感受到了魔物的气息。

    魔物的气息并不强,应该连一品魔物都算不上!在感受到魔物的气息的同时,徐少棠终于稍稍松了一口气,这种地方,要是没有任何魔物存在,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看样子,应该是真的没有深入天堑峡深处的缘故!徐少棠默默的在心中想着。

    只是,他们都往前了近十公里,这才感受到魔物的气息,那岂不是说,这条巨大的峡谷可能真的很宽,甚至比锁龙渊还要宽,毕竟,即使到了这里,也只感受到了很弱的魔物的气息而已!按照他们以往的经验,应该是越深处的地方,魔物越强!在徐少棠感受到魔物的气息的时候,九尾也感受到了。

    知道那魔物的实力不强,九尾笑着看向龙飞道:“前方不远处就有一只魔物,你可以试试!”

    “好!”

    龙飞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只是一瞬间,整个人就变得异常的激动,那摩拳擦掌的样子,似乎恨不得马上与那魔物展开一场生死搏斗。

    这可是他进入圣狱以来第一次与魔物交锋!“就在那边!”

    徐少棠伸手指向他们的左前方,笑着拍拍龙飞的肩膀,“现在就看你表演了!”

    说完,他们全都主动站到龙飞身后,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寻求龙飞的庇佑一般。

    龙飞哭笑不得的看了几人一眼,深吸一口气,快速的向徐少棠所指的方向掠去。

    “嘶嘶……”不到一公里,龙飞便与那魔物正面遭遇。

    这是一条青色的水蟒,体长也不过十多米而已,确实连一品的实力都不到,拿去给龙飞练手正好。

    “只要我没陷入绝境,你们就别帮忙。”

    龙飞浑身战意升腾,回头向几人说了一句,一声虎吼,快速的杀向水蟒。

    “你们猜猜,龙飞要多久才能拿下这条水蟒?”

    看着与水蟒战成一团的龙飞,徐少棠笑着向身边三女问道。

    其实,就算龙飞不说,他们也不打算帮忙的,徐少棠对龙飞的意志最是清楚,虽然龙飞现在的修为与他相去甚远,但论及战斗意志,龙飞绝对不逊于他。

    如果不是自己运气比龙飞好,有着众多奇遇,龙飞的修为就算不比他高,至少也不会比他低太多。

    他相信龙飞斩杀这条水蟒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估计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吧。”

    澹台静茗的目光落在激烈交战的龙飞和水蟒身上,一张俏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担忧之色,她也跟徐少棠一样,相信龙飞肯定能斩杀这条巨蟒。

    “我猜也差不多。”

    **微微一笑,又向几人说道:“等会儿要是遇到实力在一二品的魔物,可记得让我也练练手,这一次,我试着不用赤霄剑,看看能不能逼出心魔。”

    “好!”

    徐少棠微微点头,并未去劝说**。

    **手持赤霄剑,完全可以轻易的斩杀一品的魔物,不过,赤霄剑再强,却也终究不是**自己的修为,他知道,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入圣,**心中其实非常的焦急。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龙飞却被那水蟒的尾巴直接抽飞,刚刚撞在地上,龙飞却又从地上一跃而起,纵身杀向巨蟒,凌厉的真气犹如漫天的雨点,不断的打在水蟒的身上。

    几分钟后,水蟒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衣衫凌乱的龙飞猛然上前,鼓足全身的真气,重重的一拳轰在水蟒的脑袋上,本就奄奄一息的水蟒如何能承受得住他这全力一击,扭动几下身体之后,彻底死去。

    “如何?”

    看着一屁股坐在水蟒尸体上的龙飞,徐少棠不由笑着问道:“感受到了心魔了吗?”

    龙飞点点头,目光却缓缓的落在了澹台静茗的身上,脸上满是苦涩的笑容……
Back to Top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