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luck新利: 第0263章 这不可能?

    “哈哈哈哈!”朱启南张狂的大笑,紧接着看着主席台上的那些老家伙说道:“你也太拿他们当回事了,须知,华夏真正的绝颠强者,并不是他们。”

    说完这些之后,朱启南看向北方的天空喊了一声:“还不现身,更待何时?”

    所有人顺着朱启南的目光看去,本来空无一物的北方的天空,渐渐浮现出一个个飘逸的身影。

    那些身影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全都宝相庄严的悬浮在那里,注视着下方的主席台。

    “峨眉念机!”

    “武当云空!”

    “崆峒赤湘子!”

    ……

    一个个来自华夏名山大川的门派势力的掌门人出现在北方的天空。

    别人不认识,但是主席台上的这些人却是没有不熟悉的。

    “这些都是世俗之外的高人,他们常年闭关,修心养性,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是啊,即便是老天师亲自相邀,他们也不一定会出山呀?”

    “难道他们都投靠了天庭?这个朱启南的能量该有多大啊?”

    这些都是此刻主席台上的那些人心里的想法。

    这些人也是来自华夏各地势力的代表,但是,他们和北方天空中的这些人相比的话,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那些人都是百年前就已经成名的人物。

    百多年前的那场抵抗外辱的战争之后,他们全都选择了隐世不出,潜心修行。

    而今,他们竟然被朱启南召唤出来,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老天师一看到这些人的出现,脸色马上变的很不好看。

    很显然,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这些人在华夏武道界中的地位和重要性。

    数十年前,当他决议举行第一届天武大会的是时候,他就曾前去邀请这些人前来。

    然而,当时的他连这些人的面都没有见着。

    因为,和这些人相比,老天师张景堂都只能是晚辈。

    那些其他平台的观众,虽然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但是,当他们看到主席台上那些老家伙震惊的表情和不可思议的眼神时,他们也明白了,这十几个人,绝对身份非凡。

    更何况,他们中的一些人也来自那些人所在的势力。

    此时,对决台边缘站立着的静帘看向观众席上的她的师叔,表情疑惑。

    她来这里只是她自己的意愿,但是她却没想到他们的这位从来未见过的掌门也会前来。

    同样不解的还有长虚,他之前就因为那个熟悉的身影而感到疑惑,此时看到武当的掌门云空,他更加的疑惑了。

    掌门要来这里,他为什么一点都不知道?

    这一刻,现场的所有人都被镇住了。

    朱启南说的没错,所谓绝颠强者,并不只有老天师,常玄道人和寂然上人,还有此刻天空中出现的这些人。

    至于主席台上的其他人,与这些人相比,更加的不值一提。

    此刻的朱启南,志得意满的回过头来,看向赵岩。

    而此时的赵岩,仍然是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情。

    “赵北辰,你让本尊无法理解,你的自信到底从哪里来?”

    “你不过是封城一个普通的赵家子弟,而你的母家,也不过是雒城夏家。”

    “即便你有一些天赋,在如此年龄就已经有了如此的成就,也的确是不凡。”

    “但是,若说因此你就拥有了挑战天庭的本钱,是否太过于妄自尊大了一些?”

    “本尊知道你在被欧罗巴做了一些事,但是你不要忘记了,那可是天庭委托你去的,你完成任务之后,却不知回归天庭复命,本尊是不是可以以此治你的罪?”

    赵岩将目光从北方的天空收回来,看向朱启南自负的脸,同样一蔑视的眼神问道:“你要治我我得罪?”

    “笑话,你也能代表天庭?你所能代表的只有你自己,还有你们朱家的那些孝子贤孙吧?”

    “在别欧罗巴发生了什么,你可能当时就知道吧?”

    “为何我们一到那里,我的身份就被识破?”

    “为何东阳他们一到克菱拉岛就被围攻?”

    “你不要说你不知道,和叶霜行合作,你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几十年前叶霜行为何能够进入天庭宝库,你以为还是秘密吗?”

    轰……

    赵岩此言一出,即便有近百名的天武境强者监控着,现场的那些人也忍不住开始议论了。

    因为这件事太过惊人了。

    叶霜行,那可是华夏武道界的一个禁忌。

    当年叶霜行背叛异能事业部,也是背叛了天庭。

    天庭或许多数人不熟悉,但是异能事业部直接代表的就是华夏。

    叶霜行可以说是整个华夏的罪人,而这个所谓的“天尊”,当年就是帮助叶霜行进入天庭宝库的人?

    这还得了?难道这个朱启南,他一直都在和西方世界勾结?

    别说他们吃惊,就是北方天空中的那些绝颠强者,也因为赵岩的这句话,勃然变色。

    “朱启南,你以归还功法秘技为代价,让要我们支持天庭,我们没有意见,但是,你与华夏叛徒叶霜行合作,甚至勾结西方世界,这件事我们可不答应!”武当云空表情严肃的说道。

    天空中的其他强者也都点头便是赞同。

    听了云空的话,现场的人终于知道,原来是利益交换,天庭竟然以会还功法秘技为代价获取这些绝颠强者的支持。

    老天师闻言一脸苦笑,即便知道了这个原因,他仍然感觉到悲哀。

    和天庭相比,他能给这些人什么?一张老脸而已,怎么可能和人家的传世功法相提并论呢?

    朱启南看着赵岩的表情愈加的冰冷,他想不到赵岩竟然敢将自己的一个猜测当成事实说了出来。

    勾结外敌,这可是最为禁忌的一种行为了,即便是他以功法秘技相诱,那些绝颠强者因为不可能容得下他。

    更何况,他并没有勾结外敌,他不过是利用了一下叶霜行而已。

    但是他此时却不能说,叶霜行的耳目无处不在,如果他将这些话在这里说出来的话,叶霜行会如何?

    他可是知道,叶霜行并没有死在被欧罗巴,说不定已经来到了这里。

    “赵北辰,你休要信口雌黄,本尊是什么人,岂会勾结外敌,就算所有人都被西方人收买,本尊也不会!”

    “因为本尊是朱家人!”

    朱启南这句话说的倒是义正言辞。

    朱家人的确有骨气,“天子守国门”就是对朱家硬气最好的诠释。

    就算是朱家江山到了最后的时刻,当政的皇帝朱由检也没有落荒而逃,选择在煤山上吊自杀以殉国。

    这一点,整个华夏的铮铮男儿都为之钦佩。

    “朱家人?”赵岩嗤然一笑,随后瞥了一眼对决台上的朱灵谦,又回过头来看向朱启南说道:“朱家人硬气这点没错,但是,你们为了让朱灵谦在此次大会中夺冠,做的那些龌龊事,可不像朱家人能做的出来的!”

    赵岩所说的这一点,当然指的是姬无夜和凌伏在战斗中放水的事情。

    “为达目的,总要有一些手段。”

    “我华夏武道界百年来都被外部势力欺辱,本尊为此也是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始终找不到解救之道。”

    “现在,本尊认为,要振兴华夏,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华夏武道一统,摒弃门户之见,大开交流之门,共同进步!”

    “只有这样,才能让华夏武道界摆脱当前的困境!”

    朱启南突然改变了口吻,好像在和赵岩,甚至和所有人商量一般。

    “呵呵!”赵岩再次冷笑道:“共同进步?是大家支持你一个人进步吧?”

    说道这里,赵岩指着那些手握“诛天锤”的天武境强者说道:“你就是这样大开交流之门的?”

    “你这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听了赵岩这句话,朱启南梦的转身,厉声说道:“管不了这么多了,本尊没有时间等待他们明白这一切,为了实现目标,总要使用一些铁血的政策。”

    “听令,愿意接受天庭领导的,都给我站到左边。”

    朱启南竟然突然发飙,但是他只说了接受他领导的站在左边,却没有说不愿意的怎么做。

    他的意思很明显,不接受他的领导,是无路可走的。

    现场的所有人此时有些仓皇不安,到底要不要接受天庭的领导?

    “朱启南,你当真如此着急?”老天师终于说话了。

    “着急?当然着急,本尊已经急不可耐了。”

    “天地环境不断的变化,全世界的异能者都在提升实力,唯有我华夏停滞不前,本尊怎能不急?”

    老天师叹了一口气,看向周围的那些拿着武器的天武境强者,表情无奈的说道:“你们朱家低调了几百年,默默积攒力量,为的就是今天吧?”

    “可是,难道你就没有意识到,从头至尾,无论是我,还是在场的任何人,可曾有一人询问过你关于老天尊去向的问题?”

    朱启南一听这话,心里一突。

    “你什么意思?”朱启南疑惑的问道。

    朱启南对于老天尊的身体状况非常了解,他知道老天尊命不久矣。

    而且老天尊还不止一次的告诉他,如果哪一天他自己觉得支撑不住了,就呼找一个地方悄然离去。

    一个月前,老天尊和天师王烈突然失踪,他命令天庭所有部门倾力找寻,却怎么也找不到。

    找了半个月之后,他就失去了耐心,他认为这是他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来了。

    他不顾人尊李淇滨的反对,直接宣布老天尊的死讯,并且继承了天尊的位置。

    而且,他继承天尊之位的第一道命令就是派二十八星宿前往北欧罗巴将赵岩和楚博士夫妇截回来。

    他渴望力量,他知道楚博士夫妇这么多年一直在研究人体血脉的课题,并且已经小有成就,将他们截回来,对于天庭力量的提升当然大有裨益。

    至于赵岩,他是看上了赵岩的身体,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是想将赵岩的身体据为己有。

    他的这个目的,和叶霜行相同,只不过他却不能做的太明显。

    虽然至今为止,楚博士夫妇还没有接到,不过没有关系,只要他们在华夏,就绝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知道目前为止,他的计划还算比较成功,至少,现在的龙虎山,已经在他的控制之下。

    这里可是有着华夏六成以上的天武境强者,将这些人抓在手中,他已经胜券在握了。

    而此时老天师突然问出这句话,难道说,老天师知道老天尊在哪里?

    想到这里,朱启南看向赵岩那张年轻而自信的脸,神情大变的说道:“这不可能?”
Back to Top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