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luck新利: 第七百四十七章 别想赖账

    【笔趣阁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百四十七章 别想赖账

    方士道经营双赢信贷也是最近的事,在他看来是与时俱进,跟上时代步伐,把高利贷玩出花。

    这个中年男人专心致志的研究自己的地中海发型,李成急急跑进来:“方总,方哥,不好了,有人找麻烦!”简单说了事情经过:“那小子很厉害,一个人把我的兄弟全打倒了?”

    方士道满不在乎:“你丫的是在逗我?从来都是我们收账,你告诉我对方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找上门问我要钱?”这在方士道的职业生涯中是第一次。

    “是真的,方哥!我也是没办法,才带他到这里来。你一定要修理他。”李成嘴上说的很急,都是为了成功激起方士道的火气:“我报上你的大名,他说你算个屁,根本不当回事,还要你见了他也得跪下。还踢我屁股,根本就是打你的脸。”

    方士道一巴掌抽过去:“你的屁股我的脸?欠抽的玩意儿。”但还是召集各部门人马紧急集合。

    电梯里,洛川却和关德琳又生出矛盾了。

    知道洛川不是危险的通缉犯,关德琳多少减轻点恐惧心理。

    可洛川很看不上她:“邓冲,我帮你这次,纯粹是看在你为人不错的面子上。你对这位关同学再关心,她真的把你当回事吗?你连备胎都算不上。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听过没?等她度过了这难关,你还是仆人一样拎包的货。”

    邓冲为人老实,但并不笨:“你的话我都懂,我喜欢她这么多年了……”说不下去,归结一句话:“我就是不想让德琳受苦。”

    洛川相当无语:“你就是真爱至上!知道你们青梅竹马,可大师兄和小师妹一向没有好结果的。”颇有几分嘲讽:“关德琳,看到了没?你身边有这样一个好人,你还动不动哈韩,把人当垫背的。我就不信,这么多年你不懂他对你的心思?他鞍前马后的,顽石也该感动了吧?别仗着人喜欢你,把人耍着玩。”

    洛川三言两语直戳要害,还要动摇自己的铁杆备胎,来到这里一直显示柔弱可怜的关德琳有了怒气:“关你的事吗?都是邓冲愿意给我做的。”

    “你还有理了?那是他有良心,实心眼,你们这些聪明人别把好心人当傻冒,行不?”洛川不屑的“切”了一声。

    “你说我没良心?”关德琳掉眼泪:“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我爸妈都没有对我说过重话,你凭什么?”

    “我又不是你爸妈!”洛川对她哭得理由彻底雷到。

    邓冲忙解劝安慰:“德琳,快别说了。我们请洛先生帮忙的!洛先生,真对不住,德琳就是任性了点。”

    “懒得理你们!”

    但关德琳却爆发了,撅着嘴带着恶毒:“你牛什么?就你还要到高利贷公司要账,小心要不到钱,把你打死!”

    洛川对把她掺乎进来大为懊悔:“无可救药!这年头,不怕不要命,就怕神经病。”他凶的时候人怕他,他好心的时候人骂他,太难伺候,索性不理。

    邓冲也是失望:“德琳,洛先生是为了我们,你能不能懂点事。”

    “连你也凶我,你口口声声说为我好,我之前喜欢安同学你不帮我。现在放贷的人要散发我的照片,让你来给我撑腰,你拉上这人,还不放我说话。”关德琳无论气场还是嘴巴都压邓冲一头。

    洛川觉得他们的关系实在难以处理,到了楼层,下电梯,活动下手腕,走向双赢信贷办公区域。

    说是办公区域,却是简陋,几张桌子,几台电脑,零散的几张凳子,就是一个信贷公司,但不远处摄影间三个字却很是刺眼。关德琳以及很多人应该就是在那房间留下了珍贵影集了。

    洛川走进了双赢信贷的前台,身后的邓冲和关德琳还在拉拉扯扯。

    关德琳叫着:“我不用你管!”冲进了这前台。

    邓冲郁闷的喊着:“我错了行不行?”

    洛川回头看一眼,觉得邓冲太傻,关德琳说着不用他管,他真会看着不管吗;关德琳也太聪明了点,欲擒故纵。

    但现在,洛川要关心的是怎么收回赔偿,目前来看,对方是不配合的。

    双赢信贷刚才还没有看到一个人影,此刻,他们公司的入口突然降下卷帘门,并自动锁上。

    洛川点上一根烟:“有点意思,这一定是怕人跑了,搞得自动落锁。”

    邓冲在外面喊着:“开门哪,快开门,德琳,你快看门能不能打开。”

    被关在里面关德琳倒是不任性了,一言不发的站在洛川身后,惊恐张望。身边没有个老实人被她使唤,她很不适应。

    方士道和李成带着十几个好汉,从附近房间出来,瞬间就把洛川两人围在中间。

    洛川吐着烟雾:“就这么点人!”

    关德琳却有点站立不稳,她借款以及胡闹的时候,完全没想到这样的结果。

    方士道咬着雪茄,扛着将军肚:“就是你要找我要账?还不把我放在眼里?”

    李成狐假虎威:“方哥,就是他!打伤了我们好几个兄弟。还说要给你点厉害。”

    “我再说一遍,你们弄坏了我的房子,赔我四十万,分期三个月,每月还二十四万。这事算两清了。”洛川笑道。

    关德琳为自己闯进一触即发的战局很是后悔,哆哆嗦嗦拼命想着办法自救:“几位大哥,我不认识他,和我无关的。我想还钱给你们,你们能不能通融通融,千万别把我的照片发出去,我男朋友被关在外面了,他身上带有钱的。”她又怕了,而且和洛川的关系有点僵,必须先保住自己,哪怕是胡说。

    方士道对她摆摆手:“边上待着去,等下再算咱们的账。”耀武扬威的走向洛川面前:“你很有勇气,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掏出一把手枪。

    关德琳差点栽倒,求生本能最大功率的运转,小跑到方士道身边,抱住他的手臂:“洛川,方总借你钱都是对你的恩惠,你还敢向方总要账,你活的不耐烦了。是吧,方总?我说过让他老实点的,他就不听。”她“投诚”了。

    邓冲在外面还在吆喝:“德琳,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伤害你。你们快开门,我报警了……”

    方士道饶有兴趣瞥关德琳一眼,又对这对讲机说了一句话,外面的邓冲突然没声,看来是外面也有埋伏。

    举枪指向洛川,方士道胜券在握:“你以为你是过江龙?知道我混多少年了吗?”

    洛川仍在笑:“很遗憾,我没有任何兴趣知道。包括你手里这个铁疙瘩我也不想关心,我只有一句话,马上给我写张欠条,从现在开始还钱。”

    方士道和他的手下狂笑:“这哥们眼瞎耳聋,就是幽默!”

    “对,他脑子有病。方总,不要放过她。”关德琳为了保命选择好大腿,恶念升腾,同时又有些快意,这个洛川看透了自己的品性,讨厌至极,真要被人打死,也是活该。

    “我是挺幽默,可是也分对谁,对你们,哼!用不着,我说你手里是铁疙瘩它就是。”洛川弹飞烟头,正落进李成衣领。

    “啊呀!”

    李成跳起机械舞。

    同时,洛川也动了,伸手握住了方士道的手枪。

    “靠,我这可是真枪!你当是玩具?”方士道觉得有必要提醒。

    “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洛川手上用力:“别想赖账!”
Back to Top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