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luck新利: 第七百九十章 我愿意交易

    【笔趣阁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法戈此时非常的恐惧,在刚刚驾驭着曙光降临到这片地区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有一种未知的存在,正在以一种淡漠的目光注视着他。当他驾驭的机甲,开启了某种特殊的状态之后,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因为他感觉到了那种未知的存在,似乎来到了他的身边,正在观察着他,正在窥探着他的一举一动,他感觉似乎自己身体的一切的秘密都被这种看不见也感受不到的存在看的一清二楚,这让他的心中有了一种无力感。

    但是除了他心中这种莫名的预感之外,他的眼睛,装载在机甲上的光学探测器,热感应探测器等诸多观测设备,都没有感应到他的身体周围有什么生命体的存在,他的周围都是空荡荡的。

    这让法戈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精神状态出现了问题?自己是不是因为太过紧张了,所以导致自己的精神出问题,类似的例子也并不是没有。

    虽然总是有被一种莫名的存在窥探的感觉,但是法戈因为优良的作战素质,所以他的大部分注意力始终都停留在那头龙龟身上,倾尽一切的精力与它进行战斗。

    而到了现在,当他操纵曙光身上所有作战手段与其战斗,但是所有的战斗手段全部对这头已经完成进化的龙龟失去了作用,无法对他造成伤害,而他自己也被龙龟的反击打残了,近乎失去行动能力。

    当法戈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的时候,他终于想起了这个已经被自己下意识地当成自己精神幻想的存在。

    “你能帮助我吗?”犹如掉入水中的亡命之徒一般,法戈紧紧地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向他感觉中那位看不见也摸不着的存在发出了求助。

    接受系统的机师教育的法戈知道,一头灾兽的诞生代表了什么,在未来将有百万级为单位的汐人,不定期,随时可能丧生。

    灾兽的破坏力太过于恐怖了,到目前为止,汐人都没有研究出能够有效的阻止并杀害灾兽的手段。

    三千年来,加上眼前诞生的第十六头灾兽,汐人只是仅仅击杀了其中的三头,而每一次击杀灾兽,都让汐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每一次都让汐人的经济发生巨大危机,濒临崩溃。

    与灾兽的战斗完全就是汐人单方面的用己方的生命去堆,每一次战斗都有无数的王牌机师陨落,军队成建制的被摧毁,每一次与灾兽的战斗都是汐人的文明之殇。

    所以看到这头灾兽的诞生,法戈也陷入到了绝望之中,每一头灾兽的诞生,必然有无数生物随着它的诞生而陨落,更何况,这头灾兽对他们汐人吸引充满了强烈的仇恨。

    于是充满绝望的法戈发出了这种近乎梦呓般的求救之声,然后出乎他非常意料的事,真的有一道声音回应了他,而且这道声音直接在他的脑海之中响起。

    “你能察觉到我?”一道略微充满疑惑的声音他的脑海之中响起的时候,法戈的脸,思维,身体都变得僵硬了起来。

    感应到了是一回事,而当自己的感应变成了真实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毕竟那种莫名的感应并没有任何有利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也可能是他犯了某种精神癔症。

    但是当有声音在他的脑海之中响起的时候,一切都不一样了,并不是他的精神出了问题,而是他真的可以感受到某种未知的存在。

    “是的。”法戈沉默了良久之后,终于小心翼翼地在脑海中回应那位存在,他不用想都知道自己的回应肯定是充满了胆怯。

    事实上,换一个人到法戈的位置都是如此,充满了未知的东西,总是让人恐惧的,当一切都知晓之后,反而不会那么害怕。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居然向我求助。”原本不蕴含着丝毫情绪的声音,再次在他的脑海之中响起,这次不知为何,听到这种声音,法戈顿时感觉这声音之中充满了一种邪恶之感。

    根据这声音,他还莫名地幻想出来一个喷涌着火焰的大地,一片焦黑的世界,火焰之中有绝望的灵魂在其中哀嚎,恐怖的生物在火焰之中穿梭,一边吞噬着灵魂,一般发出满意的笑声,他感觉到了一种由衷的恐惧。

    “不知道。”法戈战战兢兢的回答道了,当这位不知名的存在响应了他之后,他心中那随时会被不知名的存在随手碾死的感觉也愈发强烈,这让他的心中充满了恐惧。

    “那我告诉你,我是来自地狱,喜欢吞噬灵魂的魔鬼。”这充满邪恶的声音,继续在法戈的脑海之中回荡,充满了一种莫名的蛊惑之感,让人忍不住想要继续倾听,然后灵魂沉沦。

    “……”因为是直接的精神力沟通,所以法戈听懂了这位存在诉说的话,然后他被吓到了,有些不敢回应。

    当传说中虚构的邪恶存在真的站在你面前,并表明身份的时候,你真的有勇气继续跟他开**谈吗?

    “不过你放心,我虽然是魔鬼,但是我是有职业操守的魔鬼,虽然你很弱小,但我不会强行掠夺你的灵魂。我会通过各种交易,以你无法拒绝的诱惑来获取你的灵魂。”

    感觉到这个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感受到他的本地土著,不敢再说话了,假扮魔鬼的穆瑞亚恶趣味十足地继续开口了。

    “譬如,我可以暂时给予你击败这头异能兽的力量。”假魔鬼穆瑞亚充满无尽诱惑的声音,第三次在法戈的耳边响起。

    “真的?”本来被穆瑞亚的话吓到不敢说话的法戈顿时有些战战兢兢地开口了。

    “小家伙,你在怀疑我的力量?”感觉这位土著已经被他诱惑到了,穆瑞亚的嘴角顿时微微勾起,这时候,他突然体会到了魔鬼诱惑普通生命的乐趣,“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感受一下我的力量吧!”

    说完之后,穆瑞亚便轻轻地操纵着自己的一缕淡金色的实质威压,落到了这名本地土著身上,然后看着他大概也只有青铜级巅峰的身体在他的威压之下颤抖起来。

    而在法戈哥的视角之中,他突然好感觉到了有一座山压了下来一般,不,这比一座山压上来更加令人痛苦,他身体的每一颗细胞都能感受到这种令人想要崩溃的压力,他感觉自己似乎随时都会死掉。

    但是奇特的是,这种压力只是卡在让他身体崩溃的机能,既能让他感受到痛苦,却又不让他死亡。而这种感觉虽然让他活下来了,却也让他体验到了极致的痛苦。

    “感觉如何?”似乎仅仅只是过了一瞬间,又似乎是已经经过了千年,最总让他感觉异常难受,想死又死不掉的感觉,终于消失了。

    “我感觉……”

    “是不是感觉活的真好?”穆瑞亚语气之中带着笑意问道,他自然知道自己溢散出来的龙威对于低级生物有多么大的影响。

    现在的他,如果来站到普通人堆中,放开自己的威压,凭自然溢散的威压,他就可以完成屠城壮举。

    “是……是的。”法戈在驾驶舱之中,剧烈的喘息着,头一次感觉可以自由自在的呼吸着,看着外面的世界是一种多么美好的事情。

    “那么,你现在想要与我进行交易吗?”穆瑞亚模仿的魔鬼那种蛊惑性的语气继续诱惑,但是与真正的魔鬼相比,他言语中的诱惑力十不存一。

    “你真的能杀掉这头已经神化的异能兽吗?”

    “杀掉的话,有些困难,但是让它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我还是可以办到的。”已经看上了这头晋级魂意级龙龟的穆瑞亚,对这个本土居民玩了一个语言上的技巧。

    “这两种有什么区别吗?”法戈略微有些茫然,两种不是一个意思吗?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眼前这位存在应该不是他们世界的,而是来自异域世界。

    “对你而言没什么区别。”穆瑞亚回应道,“你决定了吗?要与我进行交易吗?以你的灵魂为代价,让这头异能兽就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这笔交易对你而言可是赚大了呢。”

    “我能问一问吗?如果我将灵魂交给你,我会有遭遇什么后果?”

    “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我们魔鬼吧,我们是喜欢奴役灵魂,折磨灵魂,吞噬灵魂的一种邪恶生物,你的灵魂落到我手中的话,到底会遭遇什么?就看我的心情咯,反正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好事就对了。”

    “是不是很痛苦?”

    “当然。”

    “那么,魔鬼大人,请收走我的灵魂吧!”

    “嗯?不再考虑一下吗?灵魂落到我手上的后果可是非常悲惨的哦。”

    “不用再考虑了,就像您说的,用我一个人的灵魂换取这头异能兽消失,我已经赚到了。”

    “很好。”

    “作为你如此果决的奖励,你有两种方式让这头异能兽消失,第一种就是我直接出手,第二种嘛,我让你体会一下更高层次的力量,亲手击败这头异能兽。”
Back to Top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18luck新利
sitemap